合成时代

下午跑美术馆看合成时代的展览,可惜没带相机,不过正好可以专注看展览。最早是在solidot上看到的消息,打定主意要去看看,然后就牙疼,拖拖拉拉搞到今天。本来准备挑个工作日去的,人少,可以和互动装置近距离接触下,后来看到煎蛋上有一起去的,于是就报名约好星期六去。12点出发,倒腾了两次地铁到美术馆都1点多了,找到活动的联系人,一起看了一圈然后就走散了,囧。和组织脱离联系的我跑到五楼看一个叫灵动的风景的德国画展,然后又到三楼看格哈德·里希特的抽象画展,的确够抽象的,不懂行的我对这些抽象画的理解就是把颜料随便往画布上抹,再配上一段饶舌的解说文字就大功告成了,不如灵动的风景中的古典画看着舒服。从三楼跑下来又把合成时代看了一遍,豆瓣里有人说把这个展览中的艺术拿掉,科技还在,但是把科技拿掉艺术就没了,说的挺贴切的。

比较喜欢的有“飞艇攻击”,充气的黑色气球加上乱飞的飞艇,非常有趣;还有“接触我”——一个巨大的扫描仪;另外就是“拿走”,有点像数码相机的人脸识别,捕捉到人脸后,大屏幕会显示此刻的状态,第一次跑到屏幕前我的状态是“压抑”,第二次看的时候是“泰然自若”,估计那个状态显示是随机挑选的单词,貌似现在的技术还没先进到判断人的喜怒哀乐;入口处的巨大装置“气流声场”外观很好看,薄薄的片状结构一层一层的,这样的外形用来做大门的设计一定很科幻;觉得最好看的就是那个“固体光”了,很漂亮,很迷幻,不像其他的很多展品让人真的感到很压抑;不过最压抑的一个作品就是“主观重述”,一段3D的影片,虽然只看了大概有一大半就闭馆了,还是让人压抑的不行。

因为没图片就说这几个了,整个展览还是非常有趣并且值得一看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