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随想

回来的时候,雾蒙蒙雨蒙蒙,路灯散发着温暖的黄光,雨点在雾中划着线条转瞬即逝,路两边郁郁葱葱的大树,在雨中显得有些许沧桑。匆匆的行人撑着伞赶回家,各色的雨伞浮在浓雾中,灯光与高楼也模糊了,此刻的一切都溶化在另一个空间里,熟悉的地方好像变得很陌生。

想起一句说雨天的词,“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贴上整篇:

更漏子

玉炉香,红蜡泪,偏照画堂秋思。

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衾枕寒。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

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想想在秋天的夜晚,大雨刚过,小雨整夜未停,瓦当上的雨水一滴一滴落到青石阶上,相思的人儿从短暂的睡梦中醒来,听到滴答的声音,心被窗外的雨水敲的七零八落。多美的句子!

先以为这么凄凄惨惨戚戚的句子肯定是李清照写的,然后发现时温庭筠,料想他必是一个清秀的书生,还多愁善感。然后他还有一首词,中学时学过:

菩萨蛮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

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

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很生活化的场面,要写好更需要很强的功力。上面那首只记得最后一句,这首却能背下来,小时候背的东西真是一辈子都忘不了,所以记忆性的东西一定要趁早学。

本来想多写点雨中万物,但是卡住了,写雨中景致应该是标准的散文了,对头脑里只有红色印刷物的人来说,散文太困难了。

不过还是想到很多以前用过的烂俗词句,淅沥的小雨,摇曳婀娜的花儿,淙淙潺潺的流水,挺拔俊朗的树木,屈曲盘旋的虬枝,千沟万壑绵延不绝的群山,天空永远湛蓝,乌云永远滚滚,雷声永远轰隆,二尺见方的红布永远高高地迎风飘扬,还有永远的骏马,永远的肥猪,永远脸上有红晕红扑扑的小萝莉,永远扶老大爷过马路的可爱小正太。最差劲的就是金黄的稻谷,金黄的麦浪,不知道哪个诗人第一次这样形容稻谷和麦子,后面的人全把稻麦看成了恶心的金黄。

华丽的东西多了就没有什么价值,小学的时候写作文,最后总要用“多么XX啊!”结尾,老师语重心长地教育我小孩子不需要没必要一定不要有这么多的感叹。总觉得要用很多牛X的词句才是好文,你觉得好是因为你会认为别人会认为它好所以它是好的,和生活是一样的,为别人而活,这就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境界。

嗯,这下雨的潮湿的思绪混乱的夜晚是多么的美妙啊!

————————————-下雨的分割线————————————-

贴个有关食品安全的爆料,连最普通的白糖都有造假,加劣质的果糖和葡萄糖,还是冰糖比较靠谱,那么大块如果有杂质就很难结晶了,所以比较纯。 现在吃的喝的没一样让人放心,其他东西也差不多,每个人都得学习识别假冒伪劣的能力,世界真是太疯狂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