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杯水

16号去上海买了个二手本,结束了到宁波后一直上网不便的痛苦,汇报一下近况。
7.20号到宁波,现在2个多月了。期间大事没有,小事到很多。首先是身体出了小毛病不断。来宁波前两天感冒了,而且很严重,从小祝子的住所到舅舅家差点 在公交上晕掉,应该是之前劳累的恶果。在火车上裹着毯子,欲睡不能,痛苦不堪。来之后几天都没力气,怎一个衰字了得!这些天脸上又长了好多豆豆,照说一个 大男人脸上长几个豆豆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后来豆豆越来越猖狂,妄图占领整个脸部,星星之豆,眼看着就要燎原了。到这时候慌了,还慌不择路跑去医院找医生, 那医生眯起眼抬头打量了一下,把握十足地说:青春期,打针。我的神啊,我都二十好几了,现在还来个二次发育!
:开药行不?
:不行,打针效果快。我再给你开些药内服外用。
此刻明知要被宰,还是拿了单子划价取药,150大洋!待里面的护士赫然拿出两个巨大的瓶子,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所谓的打针不是在屁股上扎针,是要打吊针。
在医院坐了两个多小时,吊完水,带着一堆药走出医院大门。那个医生正在外面和人聊天,见到我还想让明天再来吊两瓶,这抢钱的地方我是不敢再来第二次了。
还好钱没白花,豆豆撤退的速度还算满意。
还有更严重的就是对现在的工作很不满意,没有热情,长此以往人会萎靡掉的,有人说,半杯水要看到盛水的那一半,而这两个月看到的只有那透明的空气,让人呼吸困难。
现在该花些时间来考虑该怎么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