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听小红莓

宽带断了,现在用联通的CDMA。两个速度简直就是天上地下,好比坐飞机在天上翱翔,突然换成了小驴车,让人着急上火。网没断前下了几张APE还有一堆MP3,现在下歌真是方便啊!小时候家里有台卡式收录机,那是没什么音质的概念,能放出声就很让人高兴了。记得九几年的时候有段时间流行赞颂毛主席的歌,红太阳之类的,相当有感染力,那时小屁孩不太懂歌词的意思,照样激动的不行。现在看来这类歌和西方教堂里唱的颂歌类似,合唱的歌容易调动人的情绪,这就是人多力量大吧。那时盗版磁带很多,一直到我上高中的时候,小镇上大部分音像店卖的都是磁带,CD极少,当然CD同样是盗版了。说起盗版就想起在高中时看的一堆盗版书,全是名家的,钱钟书一大套,王朔全集,三毛全集,外国小说等等,那时应该是我看书最疯狂的时候。那些书不是在书店买的,街上的书店卖的都是高考必胜一类的东西。每两个星期左右就会有个卖盗版书的中年人,开着皮卡用麻袋运一批盗版书过来,放在学校门前一字排开任君挑选,价格公道,质量过关。于是在夏天的骄阳下,在学校门前的梧桐树下,一群稚气的年轻人翻着自己中意的书,然后用笨拙的技术和老板杀价,掏出零碎的票子把一堆书抱回去,如饥似渴地读起来,现在想想都觉得幸运和幸福。当然老板卖的也不全是名家和文艺,如果是的话,那他就是流动的三联书店或者光合作用了。在麻袋的底部藏了几本XX级别的书,相当受欢迎,我们班全部的男同学都看过,有很多是第一次看这个,一本书都被拆成好几份来看,那场面相当的壮观!

如果没有盗版,可能到现在我都没看过《围城》、《红与黑》。当然盗版也不全是好事,最起码对写作品的人来说很不公平,现在貌似书籍的盗版在大城市比较少了,但是音乐的盗版还是相当的多,例如我到现在只买过一张正版CD,换MP3后当然从善如流听歌都是由网上下的。而且现在用CD机的人也远远赶不上MP3的数量,主要是那东西不方便携带,长此以往,估计买CD的人越来越少。那么搞音乐的靠什么吃饭呢,钱收不上来是个大问题。

光靠打击盗版永远解决不了问题,靠技术更不行,技术只能起辅助作用,再好的防盗技术也用破解的时候。我觉得网上下载和支付加上个人的自觉才能解决问题。首先一个是下载,现在宽带很普及,带宽也在不断上升,下张高质量的专辑费不了多少时间;再有就是支付,现在网络支付也很实用了,只要小心安全也是有保障的,主要问题是不太方便,步骤繁琐。也许以后会普及加密锁之类的东西,那时身份识别就方便而且更安全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个人自觉,如果你喜欢小红莓,并且听了以后愿意付费,这才是最后的一部。如果你不愿意花钱,那就是现在的状况,大家都从网上下,我想绝大部分喜欢某个歌手或者乐队的人都会愿意为自己的喜好付钱。习惯是慢慢养成的,我想这一天会到来的。还有个问题就是定价策略,出售的单位应该是曲目而不是整个专辑,应该更多的采用弹性定价,对不同的人群定价,学生、白领、儿童、女人、老人等等,这种分类在技术上应该是可行的,当然差价不应该太大。

还可以有另一种付费方式,那就是打包,包年或者包月。一次性交付多少钱,然后音乐公司的曲目随便听,随便下。统计某个ID的下载曲目,然后根据下载的曲目提成给歌手,例如我听了小红莓的歌,觉得好下了下来,音乐公司就从我的年费中扣出固定数额或者某个比例给小红莓乐队。这种方式比较像卡拉OK店交钱给版权协会,只是不知道版权协会有没有把钱分一部分给歌手。这些都需要时间,相信若干年之后的音乐市场会是这种形式的。

至于书籍,印刷书籍永远永远不会消失。不提电脑手机屏幕的不方便和伤眼睛,就是专门的读书器,号称和书籍一样的效果,也敌不过真实的纸张握在手里的的感觉。也许报纸会被阅读器取代,但是书籍不会。

前面说下了很多APE,但是没有小红莓。今天忽然想听,原来的机子里面到是有,不过硬盘不在身边而且一直没买转接线,所以听不了啦。不过下的《爱尔兰画眉》也很好听,轻音乐在夜里听让人置身海边,闻到淡淡的水汽,一会又飘到草原上,辽阔无垠,羊儿吃草,马儿奔跑,鬃毛在风中扬起,舒服!其实一直想听一张苏格兰风笛的专辑,好多次听到的都是单曲或是配乐,貌似豆瓣上找不到这样的专辑。

想听小红莓》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谷歌挑歌 | 走出沙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