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读书

经济史的趣味

在阮一峰的博客上看到《经济史的趣味》书摘,把书下了看完快一半了,蛮好的一本书。35节有一段说读书收益的,引用下:

长期而言,拥有特殊技艺的工人,实质收入比一般体力工人高吗?如果差别不明显,那就没理由送小孩去当学徒了。答案是:(1)在1200-1300年间,这两种工人的薪资差距高达2.2倍。(2)之后差距就下滑到只剩1.5倍 。这个1.5倍的差距,维持相当长时期,直到1900年。(3)这1.5倍的差距,在1900-2000年间,逐渐下滑到1.2倍左右。在1960年代甚至只差到10%,2000年时稍微拉大到22%。这表示说,随着现代教育的普及化,英国博士和高中毕业生的所得差距,已经不明显了。我猜测这项差距,在美国会降得更快。

就像作者说的,随着教育的普及,读书的收益增长是在不断下降的。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化,大部分的工作对技能的要求普通人都能胜任,而剩下的工作对知识深度的要求远超过广度,就像老话说的样样通不如一样精,钻研才是最重要的。这样看来,思维的复杂程度与经济收益应该是符合指数关系的,在某点之前,读书的收益并不明显,越过某一点,收益急速攀升。一份耕耘,没有收获;五分耕耘,五分收获;十分耕耘,百分收获。

另外书中说一样技术要30-50年的成熟周期,比如蒸汽机、电力、计算机,按这个推算生物技术在1990年代急速发展,那么应该在2030左右很多生物方面的应用,会像现在手机电脑一样普及。

因为是繁体版的,看着比较费神,可以用Word转成简体的,看着舒服多了。

你要后退吗?

后台看到以前看《灿烂人生》写的一篇帖子,说主人公“忍受不了生命中的漫漫黄沙,细沙虽不致命,但对追求心灵圆满的人来说,却是不能忍受的痛苦”。想起前几天读过的《阿根廷蚂蚁》,和这个评论很相像,书中小镇上充斥着无所不在的蚂蚁,细小无比,让人烦不胜烦。每个人都用各自的方法来对付它们,有用琳琅满目的药剂来毒杀;有绞尽脑汁设计各种机械,来诱杀头脑简单或者说没有头脑的蚂蚁;还有官方的防蚁人员用有毒糖浆来喂蚂蚁,以使蚂蚁积累了一定的毒素后倒毙。然而没有一种方法没有一个人能制服这些没有头脑、仅靠本能来活动的蚂蚁。有个故事说鞋子里面的细沙使登山者苦不堪言,书中的蚂蚁也是,它们不会让人缺胳膊少腿,只会让生活充满纷扰,一丁点一丁点地消磨人的意志。蚂蚁可以是我们生活中的麻烦、也可以是各种诱惑,不时就冒出来,让你无可奈何。我们能做的就像书中的人们一样,不断地想辙来对付麻烦,也许进化就是这样的。而希望就是到处放糖浆的人,大部分时候都靠不住。

然而和电影《异想天开》相比,小说中的主人公还能在海边放松地小憩片刻,虽然悲观却不绝望,也和现实很像吧。《异想天开》中的主人公最后被囚禁在现实和精神的双重牢笼里,脑中和爱人在袅袅炊烟的世外桃源中欢愉,现实却是头戴电子设备和黑洞一样的眼神。认识到痛苦也是一种幸运,了解的越多越痛苦。和卡夫卡相比,卡尔维诺的小说不会永远是阴暗和绝望,所以读起来不会憋得慌。就像我知道鲁迅的文章很犀利,却不想读,到处都是让人情绪低落的东西,还有就是最近的《南京南京》,也不想看,真的很惧怕里面的黑暗,生活本来就够压抑的了。但是永远不看也不可能,等心智到一定水平了,这些是一定要看的。

卡尔维诺的小说中人物关系都很简单,很容易一口气读完,《万有引力之虹》则正好相反,得把出场名字写下来才能搞得清,觉得这书起码得读3、4遍才能弄清大概。有些人毫不费力就能搞清复杂的人物关系,真是个人天赋不同啊!并且卡尔维诺的小说大部分都是寓言式的,很好懂,这就是大师的魅力吧,不会故弄玄虚,也不会简单乏味。

之所以借了卡尔维诺的书来看,是因为读了这篇评论,顺便说下,博主阮一峰的文章非常好,强烈建议订阅。如果没有网络,可能永远也不会看到这本书。里面的《烟云》、《阿根廷蚂蚁》两篇比较相似,还有之前读的《书上的男爵》以及几个短篇都非常好,全集后面还有几本,准备以后慢慢看。这里有《阿根廷蚂蚁》的在线阅读,后面的“未完待续”是唬人的,第11节就是结尾,不过还是纸质的书读着舒服。

要高于生活,却不能脱离生活,也许这个方法能稍微增加我们对蚂蚁的抵抗力,拷贝来《书上的男爵》里面的一段对话:

伯爵说:“你留在树上做什么事情呢?没有理由呀!”

柯希莫张开双臂:“我比你们早到这上面来,先生们,我也要留到最后!”

“你要后退吗?”伯爵大声嚷。

“不,是抵抗。”男爵回答。

处处留心皆学问

刚把twitter加到侧边栏里面了,最早用的是twitter,不太习惯,之后用饭否,贴的也不勤,积攒了90多条,后来试了下叽歪,绑定不了Gtalk留言问客服,完全没反应,所以印象很坏,也就没怎么用了。前段时间重回twitter,装了twitterfox插件,follow了很多人,用了一段时间还是很不错的。看着很多人的帖子像泡泡一样冒出,说出生活琐事工作状态学习心得感悟箴言,真是妙不可言,每个帖子都能加深一份对作者的了解,twitter的短小帖子正好和博客互补,一个文章较长更新慢,一个短小精悍更新快。国内除了饭否和叽歪,腾讯也有自己的滔滔,都想在这里面分一杯羹,貌似饭否的人气旺一些,但是和twitter还是没法比,我订阅的博客大部分都是用twitter,可见又一次印证了互联网行业的马太效应,只有第一没有第二,就像QQ一样,大家都在用这个,你不用都不行。

这几天在看的《小趋势》就是说这个,大意说少数人的价值观、生活习惯、行为方式、身体特征有相同或者类似就可以决定社会的趋势,或者说对社会产生足够的影响力。书中给出的门槛是1%的米国人口(300万)就足以决定社会的趋势,列举了很多方面的例子,有一个例子很有趣,说的是能长时间集中注意力的人。没错,在这个“时间就是XXX”的世界,能长时间集中注意力的人成了稀有动物,作者的标准是参加马拉松或者铁人三项、玩填字游戏和数独的都可以算作能长时间集中注意力的人,可见标准还是蛮低的,按这个标准长时间玩网游和上网被咱们的医生定义为“精神病”的玩家应该也是达标的,所以咱们国家拥有最多的能长时间集中注意力的人肯定确凿无疑了。注意力对谁都是很稀缺的东西,对商家来说,有了注意力就有了利润保障,对个人来说,有了注意力能把事情做好,能学到更多的东西,形形色色的人见过不少,聪明的人很多,有耐力有恒心的人少之又少。

其实要说的是,《小趋势》的确值得一读,从细微处或者不同的角度去看数据,也凸显了调查统计的作用,一直觉得统计是门大学问。想起以前看的《万历十五年》,黄仁宇就一直强调数目字管理,凡事要拿数据说话,数字不蒙人。另外信息传播也越来越方便快捷,便于把分散在各地的人联系起来,加快了趋势的产生,所以有人说《小趋势》是长尾效应的另一个版本,也很有道理。本来看的是打印版,不全,看了一部分感觉很好,改天去买一本。这种策略挺好的,新书放一部分到网上来连载,觉得好就去买一本,不好拉倒,对读者和出版社都有好处。

那么这篇的标题“处处留心皆学问”和上面说的有什么关系呢,注意了,要点题了。晚上听见电视上劲霸男装的广告“从小到大就没输过 做不好就不回来了”,恶心的不行,好像要卖马甲给超人似的,还想起以前的广告“入选巴黎卢浮宫”,于是twitter上冒个泡泡,引用老罗说的“土鳖就喜欢用洋名,草原上卖羊毛衫的心里没底就起个洋名叫鄂尔多斯”。后来觉得不对劲,查了下,鄂尔多斯就是蒙古语音译过来的,和呼伦贝尔、锡林郭勒、乌兰察布一个类型的。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不了解这个就容易出岔子,和洋名是两码事。不过还是不影响恶心超人马甲装。

我们为什么生病

要回答这个问题估计能写上100本书了,因为还有很多具体的问题没有搞清,所以只能说科学一直在进步,人类在不断逼近这个问题的终极答案 💡

不过,《我们为什么生病》从进化的角度来解释疾病,让人耳目一新。提到疾病就想到细菌、病毒、感染、抗生素之类的,对于医生来说,抗生素无疑是对付细菌的利器,然而细菌虽然没有脑袋,不懂得如何智慧来对付抗生素,但它们却有数量上的优势,几个小时就能繁殖一代,加上基因的突变,必定会由突变产生能在抗生素环境中生存的个体,于是人们不得不耗费大量的资源来研制新的抗生素,和细菌的战斗就这样无穷尽地延续下去,而且,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人类目前还处在劣势一方。“你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事物都在不停的变化,生命也是这样,通过基因的不断变化来适应外部环境,就像细菌适应抗生素一样。

书中除了抗生素这个耳熟能详的例子,还有很多以前没有见过的实例。例如传染病的致命性和它的传播范围,越有致命性的疾病传播范围越小,因为在疾病传播出去以前,宿主就因为病菌的高致命性而死亡了,病菌也就不能大范围传播了;相反低致命的病菌能随宿主一起周游很大的范围,从而病菌有机会传播给更多的宿主。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不会有一种既有高致命性又能大范围传播的病菌,自然有着不可思议的平衡,正如造物主,他给予你一样天赋,必定会拿走另一样,不会让任何一个生命有全能的本领。然而人类的活动打破了这种平衡,飞机轮船火车使人可以在极短的时间里走遍世界,于是疾病的传播速度也就长了翅膀,不再受制于自然的平衡。

“你知道有一种病,我们确实,确确实实需要治疗,一种比任何病都要糟糕的病,我们每个人都会得的病。你知道是什么病吗?”

“呃,不知道。什么病?”

“我们确实需要,我希望你留心,治好这种病。它就是衰老。它是那样地可怕,它使我感到毫无办法,也没有人能够治好它。请你,请你一定去找到一种治愈它的办法。”

书中的答案让人沮丧,从进化的角度来说,衰老不是疾病,而且衰老是不可避免的。“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按书中的解释就是,少年时能让你保持生命力的基因同样也会对人体产生伤害,简单的例子就是免疫系统在杀灭病菌时也会杀伤部分正常的细胞,对生命有利的基因同样也会产生副作用,于是生命不可避免的衰老。对于基因来说,在产生新的个体后,基因已经被延续下去了,于是原来的宿主对他的作用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也就是可以抛弃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基因和病菌没什么区别,但是基因却给予生命以智慧,起码对人来说是这样的,这样看,基因和生命有点像是共生的关系。《自私的基因》说的就是这个。

不要抽泣,
要么就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记住,你活得越久,
你就会死得越快!
——古老的爱尔兰民歌

活得越久,死的越快,死亡对每个生命都一视同仁。想起一个冷笑话:

问:怎样才能做到长生不死?

答:保持呼吸!

环境的变化促进了生命的进化,就像停不下来的军备竞赛,进化一直在进行,前几天看的《时间机器》中的例子说一种蜂鸟的嘴特别细长,是因为这种蜂鸟赖以生存的花儿不断的变长,以阻止花蜜轻易地被别的动物获取,于是可怜的蜂鸟只好把嘴进化的特别长。这是植物为逃避损失所做出的进化,还有个有趣的例子就是大部分植物的嫩叶或者芽都是有毒的,以此来阻止动物把它们吃掉,同时动物也进化出一套机制来解毒;还有野外的蘑菇如果很鲜艳也八成是有毒的,如果颜色十分醒目而且又没有毒性,那么很快就会被别的动物吃掉,其实那鲜艳的颜色是提醒饥肠辘辘的动物们:不怕死你就来吃吧。好在很多毒素在高温时都会分解,于是火的发明对人类的作用就不言而喻了,既可以减少食物的毒性,又可以使蛋白质和淀粉在高温时变性,更有利于消化系统的吸收利用,使人类能摄取更多的能量,这样也就有体力和智慧来建设人类文明 ❗

对于蜂鸟来说,也许每一次花朵变长都会饿死一批倒霉蛋,但是自然也给了它们足够的时间来适应这个过程。人类就没这么好运了,从早期和人类差不多的原始人算起,人类也不过进化了几千代,而细菌已经进化了百万千万代了,就是鸟类一代的时间也不过一两年,但是自然还是很公平,给人类以智慧来弥补,虽然现在的环境改变的越来越剧烈,但是人的智慧能解决这些麻烦。里面有段说抑郁症,因为环境的变化,患精神类疾病的人越来越多,其中很大的原因是由于媒体的发展,使原来一辈子都接触不到的人和事一下子跑到了眼前,于是促使竞争的加剧,好的方面是能创造出更多的财富,坏的方面就是人的压力比以前增大很多,需要处理的信息量剧增,脑袋瓜子出点小毛病就不足为怪了。上面还说了百忧解(Prozac)对于抑郁症的确切疗效,通过增加血清素使大脑恢复正常的工作状态,使精神疾病的治疗部分脱离了原来的心理分析。说道这,不得不说心理学有点像咱们的中医,全靠经验,很难从基本的物质出发来分析问题。这也是因为现在对大脑的工作原理没有了解透彻造成的,如果有一天彻底弄清了脑袋是怎样思考问题的,这些疾病就好解决了。坏处是大脑能被随意操作,每个人都被按照所谓好的标准来改造大脑,世界完全和谐了,那时的人还能定义为人吗?

上火的西医解释

昨天睡前就着火腿肠吃麦片,还吃了香蕉,结果今天起来就上火了,而且不是嘴角起泡,而是哪个疼起来要人命的牙痛。猜测罪魁祸首就是火腿肠,以前多吃两根就嘴角上火,这次嘴巴不干了,干嘛每次都是我受罪啊,好了,轮到牙齿倒霉了。找镜子看了看,是坐在最后排的一颗牙齿捣乱,然后看嘴巴的另一面,发现两边的最后一颗牙齿有些小小的不对称,一边都昂首挺胸了,另一半却小荷才露尖尖角。这时想起一个词——智齿,两颗智齿再一次提醒我——你已经老大不小了。

牙痛是疼痛里面比较有特色的了,不但疼到骨头里,还要疼到心坎里。好在现在的药物应有尽有,去药店买了盒人工牛黄甲硝唑,牛黄败火,甲硝唑专杀厌氧菌,双管齐下效果不错。于是想搞明白上火的西医解释或者说生理学解释,但是找半天都是中医的理论,说的很玄,大体分为心火、肝火,心火又分为实火虚火,分类比较细但是一般人却很难归类,症状雷同的太多了,难怪看中医一点要选老先生,经验足。然后在中医的死敌方舟子先生的博客上找到了一篇文章。大体上就是说,上火只不过是身体出毛病的一种表现,到底是什么造成的要具体原因具体分析,有可能是缺乏维生素,或者是细菌病毒感染,还可能是新陈代谢、内分泌出了问题。关于病毒的解释比较有趣,疱疹病毒很多人都感染过,但是即使痊愈了,病毒依然在染色体内有残余,当体内环境发生变化时,就有可能激活病毒的遗传物质,于是在免疫系统和病毒的斗争过程中人就上火了。细菌感染应该也是类似的过程。

最后有找到一篇文章,是说食物上火的。具体机理就是事物加工过程中如果温度很高,那么食物中和营养分子结合的水就会丧失,当这些食物的营养分子进入人体后再次和水分子结合,并释放出大量的能量,由于这样的过程过程不受人体调控,短时间在人体内释放了大量的能量,加速了人体的能量消耗系统运作,于是嘴角发热起泡了。至于人为什么不用皮肤散热,而是用嘴角那么一小块,可能跟能量的输送机制有关了。也许从进化的角度来说,这种通过结合水而不是氧化的方式来供给能量不能被身体所接受,过量食用是不健康的,于是身体通过上火的方式来发出提醒,不要吃太多。按这说法我上火可能是麦片的原因,不过火腿肠里有亚硝酸盐还有色素之类的东西,也许就是这些东西闹的。当然了这篇文章貌似也是简单推测,并没有具体的试验验证,姑且相信一部分吧。

好了,从上面看,上火的西医解释就是人体的内环境发生了变化,引起这些变化的可能是缺乏维生素、细菌或病毒感染、新陈代谢、内分泌出了问题,还有可能是食用了过高温度加工过的食物,以及精神压力过大等等,而上火不过是人体对这些状况进行调整的外在表现,和疼痛一样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影响力》之互惠原理

《影响力》的确是本有趣的书,前面第一章说的是对比原理,第二章说的是互惠原理。人都有对他人恩惠做出回报的动机,并且作者认为这是社会发展的动力,大家互相帮助合作交换最终是社会进步,个人幸福。不过互惠原理用到诈骗或者商业活动中就不那么可爱了,如果你没有意识到对方的目的,很容易就钻到圈子里面去了。道理是非常的浅显,不过详尽的分析倒是又加深了理解。有点觉得西方人的确在人情世故上和咱们中国人差远了,每个中国人都对互惠原理十分的熟悉,虽然没有把它理论化。

第二章后面把对比原理和互惠原理综合到一起整出个拒绝-退让策略,先提出一个大的要求再做退让,让你觉得不答应都不行。大的要求和退让后的要求在对比原理中起作用,而退让则在谈判中成了一种“恩惠”,所以是双保险。有句话和这个比较相符:如果你想在墙上开个窗户好透光透气,需要别人同意,那么可以先说要拆掉这面墙,当然众人极力反对,再退让一下开个窗户得了。

尔虞我诈,比较讨厌这种。

前两章都是说的是人在生活中的决策,很多时候类似与低等动物的本能反应或者是机器,当某个条件被触发后,大脑会自动的按事先编排好的策略进行回应。应该归结为自然的反应吧,《社会心理学》里面也有一段是说这个的,大意就是和人交往的过程中,如果想把一切都经过头脑分享整理思考然后再做出回应,其结果必然是很糟糕的。就像和陌生人交往时,试图控制自己的一举一动,结果搞的很尴尬,我就有这种毛病,相当的烦人。记得有篇小说,好像是王朔写的,说一个人想要控制自身的一切,像血液循环、思维活动、吃饭消化等等,结果挂掉了,当然小说要表达的意思并不是这个。虽然自身的本能反应有缺点,不太适应现在的社会发展,容易受骗,但终究利大于弊,千百万年进化出来的东西是不会错地。

《从一到无穷大》下载地址

在豆瓣上看到的,《从一到无穷大》是一本非常经典的科普书籍,于是想下PDF看看,不料google了半天不是下不了就是要注册之类的,妈的Fuck。不过寻找过程中发现了逸仙时空数学版的精华区有很多好东西。最后总算下到了,分别传到了纳米盘和Skydrive上。另外还有一本《上帝掷骰子吗》同样非常好,推荐。看这些书就像仰望星空一样,在无限的时间与空间中,会凸显人的渺小,同样所谓的痛苦和烦恼也就被渺小了,和看散文诗歌有同样的效果——放松情绪。

下载地址:《从一到无穷大》(Skydrive) (速度较慢,长期有效)

北岛诗一首

回 答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关于强迫征

最近看了一本心理分析的书,提到心理分析当然少不了弗洛伊德,很早就听说过,不过以前没有太多了解,看了才知道他老人家的心理分析、泛性论和释梦方法真是很有道理啊。

别以为这书有多艰涩,特别好懂,我觉得写一本谁都看不懂的书不是难事,写一本容易理解、把理论解释的生动活泼的书就难了。

看 到了强迫怔,于是上google搜了一下,有很多。

所谓强迫症,是指患者在主观上,感到有某种不可抗拒的或者不能自行克制的观念、意向和行为的存在。病人虽然认识到这些观念、意向或行为是不恰当的,又或毫 无意义,有时也跟他的个性互不相容,但是又难以将它们排除。也就是说,强迫症不仅有自我强迫,而且同时有自我反强迫,可以说是一种典型的心理冲突疾病。 这疾病直到最近,医生还以为是一种不常见的疾病。新的资料显示这是一种普遍的疾病,大约占人口的2-3%。 典型的病人会说:“我知道那样是愚笨。我感到我像一个发癫的人,但我知道我没有发癫。”病人也许会花许多时间去洗手,但是病人也知道,其实那是没有什么很 好的理由那么做。有的强迫症病人,不断检查电炉是否有关妥,门户是否有关上,或者无端端为孩子的安全担心。有的病人即使没有这些举动,但是脑里还是不断产 生不恰当的观念。如果没好好治疗,这将影响病人的一生,以及正常的生活。 虽然要完全痊愈的机会非常微小,但是接受治疗的病人,大部分的病情都会有所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