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工作

人生一记

好久没更新了,每次博客中都已这句开头,那么以后不重复这样无聊的话了。貌似博客已经不想原先那样流行跟那啥啥了,但还是喜欢写长一点的东西,虽然终究会被吹散消失。

这段时间还是有些事情的,就在前几天跟人打架了,这么大的人还打架,说出来真是好笑,我不想用匹夫之勇、一时冲动还有莽夫之类的话来批评自己或是给自己圆场,既然架也大了,亏也吃了,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只是让人看清了周围的人谁真的关心我,谁只是逢场应酬,说那些不痛不痒的屁话。

老不高兴的其实就是这个,还有一些让人高兴的事情。最让我心安跟梦里微笑的就是父母在一起争吵的少了,这是我最最想要的,自我懂事时每年春节回家祭拜祖宗,还有去庙里烧香,心里都许愿希望他们能停止无休止的争吵,宁愿用我的健康跟快乐来换他们的在一起的安宁,那么,现在愿望真的成真了,这也是我越长大越少怀疑宗教的原因。母亲节看到腾讯邮箱里的一句话:别人问我飞的高不高,只有她,问我飞的累不累。这世界上真正把你放在心上的人好少好少。

还有就是长久的睡觉不安稳,现在也好多了,前段时间去看牙顺便做了头部核磁,脑袋瓜子啥问题没有,医生开了一盒黛力新,就吃了一粒,只有一粒,不知道跟这个有没有关系,其实心里是不相信药效有这么好的,那么只能归结为心情调节的好了,真的比以前成熟的多了,当然,也傻B多了。

上学的时候,看手机上的日程表觉得特没用,怎么会搞出这样的东西来,现在看手机上一排待办事项,感叹这玩意真好用啊,要不杂七杂八的事情还真记不住。

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趁锐气跟傻气没消失前做点事情,人啊,不做点事情,没有在这花花世界留点东西下来,那不是白活了么,毕竟人生只有900个月

半杯水

16号去上海买了个二手本,结束了到宁波后一直上网不便的痛苦,汇报一下近况。
7.20号到宁波,现在2个多月了。期间大事没有,小事到很多。首先是身体出了小毛病不断。来宁波前两天感冒了,而且很严重,从小祝子的住所到舅舅家差点 在公交上晕掉,应该是之前劳累的恶果。在火车上裹着毯子,欲睡不能,痛苦不堪。来之后几天都没力气,怎一个衰字了得!这些天脸上又长了好多豆豆,照说一个 大男人脸上长几个豆豆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后来豆豆越来越猖狂,妄图占领整个脸部,星星之豆,眼看着就要燎原了。到这时候慌了,还慌不择路跑去医院找医生, 那医生眯起眼抬头打量了一下,把握十足地说:青春期,打针。我的神啊,我都二十好几了,现在还来个二次发育!
:开药行不?
:不行,打针效果快。我再给你开些药内服外用。
此刻明知要被宰,还是拿了单子划价取药,150大洋!待里面的护士赫然拿出两个巨大的瓶子,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所谓的打针不是在屁股上扎针,是要打吊针。
在医院坐了两个多小时,吊完水,带着一堆药走出医院大门。那个医生正在外面和人聊天,见到我还想让明天再来吊两瓶,这抢钱的地方我是不敢再来第二次了。
还好钱没白花,豆豆撤退的速度还算满意。
还有更严重的就是对现在的工作很不满意,没有热情,长此以往人会萎靡掉的,有人说,半杯水要看到盛水的那一半,而这两个月看到的只有那透明的空气,让人呼吸困难。
现在该花些时间来考虑该怎么走了。